□殷國安 江蘇職員
  一篇研究對官員加強監督的長文,在最後結尾處,用專家的話“點睛”:“當幹部不容易,事業才會有希望;當幹部不舒服,老百姓才會舒服一些。”我覺得這種口號式的提法是不准確的,很可能會誤導公眾。
  上半句“當幹部不容易,事業才會有希望”,這樣說沒有問題。如果當幹部太容易,一定是沒有責任付出與考核,這樣的幹部當官掌權,對我們的事業,對人民,不可能有什麼好處。我們現在進行的改革開放,既是空前偉大的事業,也是空前艱難的事業,不可能那麼容易幹得成的。
  下半句“當幹部不舒服,老百姓才會舒服一些”,這話也有正確的一面,因為幹部辛勤地工作,才可能創造優異的業績,其結果必然是造福人民,他們的不舒服,不是換來了人民的舒服嗎?但是,如果把問題絕對化,認為當幹部不舒服,老百姓就一定會舒服,或者反過來,老百姓想舒服,就必須讓幹部不舒服,這樣的說法並不是一個普遍適用的真理。這裡的一個核心問題是,幹部和老百姓的情感並不是天生對立的。這裡存在兩個問題:
  第一,所謂舒服並沒有一個客觀的標尺,主要是描寫一種主觀的感受。那麼,是不是幹部感到舒服的事,就一定會讓老百姓感到不舒服呢?對於貪官,這種情況可能存在,他們以撈錢、享樂為舒服,而這恰恰是老百姓最憤慨的。但是,對於許多一心為民的幹部來說,他們感到舒服的事,也是人民感到幸福的事;而他們感到不舒服的事,恰恰正是人民的疾苦。具體的事例不要列舉了,焦裕祿感到高興的事,就是治沙取得了成績,這不就是老百姓的喜事嗎?王岐山最不能容忍的腐敗,不正是人民最憤恨的嗎?這就是說,我們的許多好幹部,他們的舒服和人民的舒服是一致的,甚至他們的舒服就建立在人民舒服的基礎之上的。
  第二,即使對於腐敗分子,他們的舒服雖然有和人民的舒服對立的一面,但也不是全部。我們現在揭示的貪官都具有兩面性,大多數貪官在腐敗之前,都曾經為人民奮鬥過,立過功,他們那時候的舒服和人民的舒服也是不矛盾的;就是已經貪腐的官員,依然具有兩面性,他們在大肆撈錢的同時,也可能在工作上展示較強的能力和較好的工作精神,從而創造出不錯的政績,而這樣也可以掩蓋背後的腐敗。那麼,面對那些政績,貪官也會舒服,這一個側面的舒服與人民的舒服並不矛盾。
  社會矛盾是複雜的,是多因素交錯的,不能企圖用一個公式去解讀紛繁複雜的世界。以為所有幹部和群眾的舒服都是對立的,提出什麼“當幹部不舒服,老百姓才會舒服一些”,這種口號式的解讀會誤導公眾。一方面讓好幹部心裡不舒服,另一方面也讓我們迷惑,難道我們為了人民的舒服,就必須給幹部製造不舒服?列寧說,多邁一小步,真理也會變成謬誤,此理不能忘記。  (原標題:幹部不舒服 老百姓就舒服?)
創作者介紹

科蘭

ft17ftfkf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